孝贤皇后亲蚕礼

编辑:寒伧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8 09:05:47
编辑 锁定
农耕与蚕桑是中国古代社会赖以生存与发展的最主要的生产活动。古人为大多数生产活动都要制造出一尊佑护神,植桑养蚕业也有自己的神灵,即传说中发明养蚕缫丝的西陵氏嫘祖,被尊称为“先蚕”。蚕桑关乎国计民生,历代帝王欲使统治稳定,必会关注养蚕缫丝业。这样,按男耕女织的社会分工原则,先蚕这尊原为民间的行业神,就成为由皇后主祭的国家中祀的主神。自周朝始,在国家祀典中,就已确立了“天子亲耕南郊,皇后亲蚕北郊”的祭祀格局。不过,对曾以游牧渔猎为主要生产方式的满族来说,接受先蚕神却是到了乾隆朝满族已被汉化的年代。
中文名
孝贤皇后亲蚕礼
产生年代
清初
来源书籍
《春秋·谷梁传》
性    质
古代社会赖以生存的生产活动

目录

  1. 1 典故

孝贤皇后亲蚕礼典故

编辑
《春秋·谷梁传》载:“天子亲耕,王后亲蚕”。即言帝王要享先农、亲耕藉田;后妇要恭行享先蚕和采桑喂蚕(即“亲蚕”)。这种表示统治者重视农业、蚕业的象性仪式在中国延续了数千年之久。
清初,满族统治者尚无暇顾及文治与礼治,随着政治的稳定,亲蚕礼这类文饰统治阶级的礼制也逐步恢复。康熙年间,仅在中南海丰泽园左侧设蚕舍,以示农桑并重。雍正年间,改建先蚕祠于北郊,乾隆初沿用之。直至乾隆七年(1742年),始仿照古制建先蚕坛于苑(今北海、中南海)东北隅。坛方四丈,高四尺,上铺京砖,周边围以白石,南面立有鼎式香炉,东、西、北三面植有桑树。坛的左近还建有先蚕神殿、亲蚕殿、具服殿、浴蚕池、观桑台、宰牲亭、神厨、神库、桑园、蚕室、茧馆、织室、配殿等,坛殿外环宫墙,遗址至今犹存。同时,还制定了由皇后祭祀、躬桑、献茧、缫丝及蚕母蚕妇受桑、布缫等内容组成的一整套亲蚕礼。其礼始告完备。乾隆九年(1 74 4年)孝贤皇后首旋亲蚕礼。乾隆十三年,乾隆命宫廷画家为记录孝贤皇后举行亲蚕礼的景况,集体创作了《孝贤皇后亲蚕图》。金昆为亲蚕图画稿的主持人,他收到一份上谕:“著金昆画亲祭蚕坛四卷,如不明白处问傅恒三和,先起稿呈览钦此”。大学士公傅恒为孝贤皇后亲弟,因此有才“如不明白处问傅恒”之句。
《孝贤皇后亲蚕图》卷共有四卷,均为工笔重彩画。四卷分别绘孝贤皇后行亲蚕礼的“诣坛”、“享祀”、“躬桑”、“献茧”四个场景,较完整地反映了清代皇后亲蚕仪礼的全过程。本文所刊为第四卷,即“献茧”之图。该卷纵5l、横689.7厘米。画面右起绘太液池畔,春草离离,碧棚l成荫,梨花泛白,苍松挺拔。林间云雾迷蒙,殿宇掩映,朱墙隐现;草地上,众多身穿补服的护驾官员,三五成群地或立谈、或坐息,在先蚕坛外待命。如图左示,有一片朱墙绿瓦的建筑群,院内多植桑树,即为先蚕坛。其中高大的主建筑亲蚕殿内,正在举行献茧仪式。孝贤皇后身着龙袍,坐殿中宝座上,四名蚕母双手捧茧钵齐眉,向皇后跪献蚕茧,皇后只手捉茧阅视。殿内外诸妃嫔、福晋、命妇及大臣、侍从等数1 0人列队肃立。殿墙外,有皇后黄罗乘舆两驾,仪仗队及守候的侍卫敬1 0人。殿左为先蚕祭坛,坛旁植桑树,坛上白云密布。先蚕坛大门外,又有黄罗步辇5乘,守候的仪仗队数十人。
画卷色彩丰富、精丽而不艳俗;建筑界画中规合度,一丝不苟;人物200余,形象虽小,但神情态度生动有致,服饰仪礼刻划细微,身份地位使人一望而知。孝贤皇后的面容描写更具有肖像性质,与其本人殛像颇为相似。显示出作者严谨的创作态度和高超的写实本领。
幅末题有作者名款:“臣郎世宁、臣金昆、臣程志道、臣李慧林合笔恭画。”下钤“合作、“恭画”二印。又钤有乾隆帝鉴藏玺“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”、“八征耄念之宝”两方。
后纸乾隆帝亲题七言诗一首及跋语,文曰:
农桑并重以身先,创举崇祠荐吉蠲。
秋叶哀蝉惊一旦,春风浴茧罢三年。
宛看盆手成新卷,益觉椎心忆旧弦。
柘馆萧条液池上,分明过眼阅云烟。
先蚕坛垂于西苑,乾隆九年,孝贤皇后肇称懿典,嗣此岁尝举行,鞠衣将事,钩筐具仪,命图以志之,藏于茧馆,辛未长夏载一展阅,念缥素犹新,而音徽远阙,不胜怀然,爰提是作。御笔。
下钤“乾”、“隆”玺二方,“辛未”是乾隆十六年(1751年),即孝贤皇后逝世后第三年。乾隆帝的这段诗跋,旨在抒发自己对亡妻的怀念之情。其情也深,其词也切,在其传世的大量诗文中是一篇难得的佳作。同时,它也为今人了解清代皇后亲蚕礼的发展以及《孝贤皇后亲蚕图》的绘制、收藏情况提供了宝贵的材料。
该图绘制的主持者郎世宁(1688—1766年)原为意大利米兰人。康熙末年作为传教士来到中国,不久便以画艺供奉宫廷。他的画技以西法为主,讲究构图比例与远近透视,并特别适于表现宏大的场景。他的画风深得皇帝喜爱,因而风靡雍正、乾隆两朝,金昆、程志道、李慧林也不同程度地学过他的画法。在他的主持下,当时宫廷中创作了许多以重大事件为题材的记实性绘画,《孝贤皇后亲蚕图》是其中之一。此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
亲蚕图内容虽为政治图像,但从画卷题诗及成画年代来看,纪念孝贤皇后的意涵大于政治性的考量。
词条标签:
语言 其他文化